典型医案

哮喘(缓解期)肺虚兼脾虚湿停证

患者翟**,男,26岁,以“间断气喘5年,头晕鼻塞半年”为主诉于2013年02月初诊。
5年前开始患者出现闻及刺激性气味后气喘,就诊多家医院,诊断为哮喘,给予药物治疗、生活避免接触(具体不详),此次发病为半年前,服用及吸入抗过敏药物后气喘缓解,几乎消失,但每到晚上2-3点,出现胸闷,鼻子不透气不适感明显,故就诊我院寻求中西医结合诊治,现症见:每到晚上2-3点,出现胸闷,鼻子不透气不适感明显,纳欠佳,大便日一次,不成形,脉右细左细弦。舌质稍胖淡红,苔微黄。体查:两肺部未及干湿罗音,呼吸音粗。
西医诊断:哮喘
中医诊断:1.哮病(肺虚兼脾虚湿停)
          2.鼻塞
中医治则:补肺疏风通窍,健脾燥湿化痰
处方:黄芪30g,白术10g ,防风10g ,苍耳子10g,白芷10g ,   葛根15g,辛夷10g,蝉蜕10g,辽参20g,徐长卿30g,川芎10g,细辛3g,生甘草5g。
按语:哮病是由于宿痰伏肺,遇诱因或感邪引触,以致痰阻气道,肺失肃降,气道挛急所致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患。元代朱丹溪首创“哮喘”病名,阐述病机专主于痰,提出“未发以扶正气为主,既发以攻邪气为急”的治疗原则。本案为疾病缓解期,肺虚不能主气,气不化津,则痰浊内蕴,肃降无权,并因卫外不固,而更易在夜间2-3时为阴极之时诱发本病,故症见夜间胸闷,日间长期鼻塞;亦见脾虚之象,纳差,大便不成形。故病属祖国医学“哮病(缓解期)”范畴,证属肺虚兼脾虚湿停。治以补肺疏风固卫,健脾燥湿化痰。处方用玉屏风散益气补肺固表,苍耳子、白芷、辛夷、蝉蜕、徐长卿、川芎活血散风祛湿,葛根升举清阳,载药上行,直达清窍,配以辽参健脾,少佐细辛鼓动肾阳祛阴寒之邪,亦取其祛风,散寒,行水,开窍之功,对风冷鼻渊有奇效。另建议患者饮食以清淡为主,忌食肥甘厚腻,忌辛辣海腥发物。选择太极拳、八段锦、慢跑、呼吸体操等方法长期锻炼,以增强体质,减少发作。经综合治疗,患者症状胸闷鼻塞不适感消失。